麒宇

  
   我家在一个小山坡上,在后院旁的地里,有一棵梧桐。

     那是一棵很高很粗的大树,不知是谁种在那里,也不知扎根了多久,只知道从我记事起,印象中便有了那么一棵树,皱皱的深褐色树皮覆盖在树干上,抬头仰望,可以看见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 树叶一片片的交叠在一起,或大或小,或疏或密,就像补天石,一块块地向四周漫延,颜色不一的枝叶,纷呈交错,使你恍若跌进了梦幻国度。

    每每站在树下,我都乐于去寻找那一缕穿过层层树荫,最终透射下的阳光,任它穿过我的身体,感受着温暖的热度。

    记忆中的梧桐总是安静的,不似马路边的树木那样热闹不休。梧桐上鸟不多,只偶尔会听见一声鸟鸣,抬头寻觅却又不见踪影。

    我想,梧桐是棵特别的树。

    闲暇时间,我会坐在树底下,靠着比我还大一轮的树干,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一大片开阔土地。

  “你说,树会有脉搏吗?”我问。

    一阵风吹来,带起阵阵树叶的沙沙声,我想是有的。我将耳朵贴在皱皱的树皮上,闭上眼,仔细地听着——什么也没有。

  “我听见了,你的脉搏。”

   当一切归于宁静,我又该回家了。

  “吱——嗡——吱!”

    什么声音?我打开门,向外望去。

    是那棵梧桐!我看见了梧桐在呻吟般的抖动着枝丫,树叶大片地飘落下来,像秋天萧瑟的寒风无情地扫荡着落叶。

    恍惚间,我好像听见了爷爷的声音:

   “我们要把那棵梧桐砍了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 “小孩子哪来那么多为什么,那棵树本就不是咱家的,砍了还可以卖掉。”

   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 是了,他们在砍树!为什么呢?梧桐在这住了很久了不是吗,它在哭,没人听见吗?

    我一步一步地走过去,看见了满地的树叶,成堆的断枝;看见了那巨大的张着满嘴利齿的狰狞电锯;看见了如鲜血般迸溅的木屑。

    那巨大的轰鸣声盘旋在我的四周,使我满脑都充斥着那可怕若雷霆的声音。

  “你就这样倒下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 死神的伐木工加快了挥舞的速度,梧桐摇晃得更剧烈,它在做着垂死的挣扎,大人们不让我靠近,我站在边上,使劲抬头望着树巅,期待着它创造奇迹。

   “咯——吱——!”

   “嘭——!”

    梧桐倒下了,像一个沧桑的巨人最终无力陨落。

    曾经屹立在这里的参天大树,如今横倒在我脚下,上面皱皱的黑褐色树皮使我意识到它的生机未泯。再弯腰仔细瞧去,竟发现在几根粗树枝上架着一个鸟窝,看不出品种的杂草烂叶编织成了小小的窝,探头望去,里面空无一物。

    那以后,我总是状若不经意瞥见那个秃兀地伫立在那里的矮树墩,想着梧桐在这里的样子。

    手指轻轻抚过粗糙的年轮,恍惚间靠了上去,听到耳畔传来一声鸟鸣,我猛然抬头,看见了一缕阳光从透明琉璃的星空中照射了下来。